员工文苑

家乡的年味

来源:聚碳酸酯公司 王瑞雪 2024-02-07 查看: 53

摘要:过了腊八就是年,一年的时光还未细细体会就见了底。但数着春运抢票的日子,又不禁感叹时间过的真慢。市井街边的树上都挂满了小彩灯和红灯笼,各大商场、超市开始张灯结彩上新货,路上行人络绎不绝,年味越来越浓,不禁回忆起家乡的年味。

过了腊八就是年,一年的时光还未细细体会就见了底。但数着春运抢票的日子,又不禁感叹时间过的真慢。市井街边的树上都挂满了小彩灯和红灯笼,各大商场、超市开始张灯结彩上新货,路上行人络绎不绝,年味越来越浓,不禁回忆起家乡的年味。

年味是鲜美爽口的杀猪菜和血肠,酸香的味道让人品之神清气爽。以前读大学的时候,姥爷每年过年都会宰猪给各家分上些。宰猪后会炖上一大锅酸菜,放进新鲜的五花肉温火慢炖,酸菜和肉融合后香气弥散在院子里,家里的猫都围过来绕着大锅转。灌血肠已经在我们这些晚辈中失传了,一大家子人里只有姥爷会这门秘技了。姥爷趁着猪血未凝固加入姜蒜末等各种调料混合均匀,将调制好的猪血灌入猪大肠中,灌制要保留适当的空间,确保血肠圆润不瘪又不会煮制后涨破,煮制温度要保持微沸慢慢将血肠煮熟。随着姥爷年迈而且肺不太好,这些年经常住院疗养,从此以后就再没吃过正宗的杀猪菜了。父亲知道我喜欢吃血肠,每次过年回家都要买上很多,过年后吃不完就塞进我的皮箱里带回去吃。长辈的关爱总是在点点滴滴中渗入心里,在记忆中挥之不去。

年味是黄黄糯糯的粘豆包,粘在口中甜在心里。在东北腊月刚过,家家户户便开始淘洗黄米,将黄米洗净放置一晚后送到加工厂磨成面粉,最后蒸上几锅年糕以及酸菜或红豆馅的豆包,然后放到室外的缸中存放起来,每天热上几个作为主食。父母每年都会选在红土地种上几亩黍子(结黄米的植物),因为地处丘陵地带,从播种、施肥、收割的整个流程完全靠人力,但父母觉得自己种的东西最好吃、最有营养。吃了豆包和年糕寓意着年年高升,母亲每年总会会悄悄邮寄几斤,等快邮到后才嘱咐我取快递。

其实,年味不仅仅是父母长辈做的美食,也不仅仅是家人团聚后的东家长西家短,更多的是平时的惦念变成见面后的嘘寒问暖,是一种浓浓亲情的流露。

上一条: 下一条:
版权所有: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-2
x

官方微信